首页 > 天南地北绍兴人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《芙蓉》33cm×33cm 2007年

《紫气东来》193cm×500cm 2009年

《唐寅诗意》138cm×69cm 2009年

《篱菊》138cm×69cm 2009年

    何水法:1946年8月生于杭州,198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画研究生班。现为全国政协委员,浙江省政协常委,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,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,西泠印社理事,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,浙江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,福建省画院、福州画院名誉院长,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。

    端午节,西子湖边的一座山庄,在那场举世震惊的5.12汶川大地震过去快一个月的时候,我坐在何水法长长的画桌的一端。何水法坐在画桌的另一端。杭城刚经历了一场暴雨,天气难得的凉爽,湖边的空气也更加清新,窗外翠绿的树枝直伸进窗来,仿佛在与倚窗而坐的画家耳语。抬眼就是西湖,山色空蒙,似披了一层轻纱的少女。

    我第一眼看到画家左臂上戴着黑纱,遂问之。画家声音暗哑,说上月十五父亲刚去世,这个黑纱,是为父亲而戴,也是为数万大地震中死难的同胞而戴。

    大写何水法

    很自然的,我们的谈话就从大地震开始。

    5月12日下午,何水法正在山庄作画,突然一阵摇晃,头晕目眩。他坐下来,歇了一会,继续创作。

    病危的父亲正在医院重症监护室。当夜,他陪在父亲身边,通过身边人的讲述,他知道,一场灾难降临在了中国。就像条件反射似的,他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。望着弥留之际的父亲,脑子里,一幅作品在慢慢成形。第二天凌晨五点,何水法赶回山庄,铺开宣纸,提起画笔,饱蘸浓墨……他的眼里满含着热泪:父亲啊,你该知道你的儿子的脾气;灾区同胞啊,多难的兄弟姐妹,我怎能放得下你们!


    落于纸上的,已不只是彩墨,而是画家的那颗红心,已不只是线条,而是画家的那缕牵挂。一朵朵饱含深情的牡丹在画家笔下绽放。他顾不上喝一口水、吃一口饭,一直创作到下午一点多,他才放下画笔。这位以画牡丹闻名的画家,望着眼前的这六朵牡丹若有所思,“牡丹是国花,体现了极强的凝聚力,我们国家现在正是需要凝聚力的时候。”

    画作题《国香》,画家希望籍此能为灾区人民带去一缕馨香,让四川人民感受到浙江人民的关爱,树起重建家园的信心。
    他把这幅画交给省城一家媒体义卖30.66万元。善款交到了省慈善总会。

    而就在这一天,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人世。自古忠孝难两全。画家深深体味了此话背后的无奈。

    灾情还在继续。何水法从电视上看到了越来越多有关灾情的消息:一个中学的学生被埋,一个幼儿园的孩子被埋……现场每一个灾难的场景都让他泪流满面,每一次成功的救援,都让他情不自禁地鼓掌欢呼。

    爱心永不凋谢。16日何水法创作国画《香远》和书法《大爱无限》参与爱心义拍。18日何水法把他创作于去年的一幅舍不得出手的《春满人间》义卖50万元。20日何水法又创作《紫气东来》义卖20万。委托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用于赈灾。

    至此,何水法在失去父亲的至悲的一周里,创作作品参与义卖筹得善款超过百万元,成为浙江书画界第一时间参与赈灾、筹集善款名列前茅的画家。

    何水法的一次次善举在书画界更有振臂一呼的意味。他说,“危急关头,我们每个中国人都要亲如一家,一定要团结,我们除了哀悼,更要振作起来,能多出一份力量就多出一点。父亲去世我很痛苦,我深深理解灾区那些失去了父母、孩子和家园的灾民的痛苦,他们现在很困难。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更多的人站出来,支持赈济灾民和灾区重建。”

    一次次无私奉献,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充满大爱的何水法,一个大写的何水法。

    事实上,几十年来,作为一个艺术家,何水法的善举从未间断过。助学、助残、助孤、环境保护、文化建设、印尼海啸、年初雪灾……他不缺席任何一次义举,何水法的名字,也因此被人们深深地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 变法何水法

    中国画讲究笔墨技法,讲究构成布局。对这一点,何水法深有感触并亲身实践。他认为没有笔墨就不是中国画,笔墨是中国画的生命线,水是中国画的灵魂。中国画千变万化都是靠水,犹如万物生长靠水一样。没有水就没有变化。这是他对中国画传统的坚守。

    “莫道泼彩是新路,水法通时八法通。”这是乃师陆抑非先生对何水法的期盼和肯定。

    何水法的变法是全方位的。除了水墨运用上的突破之外,在内容上,他“搬掉了石头”,使花鸟画更纯粹。从苏东坡到八大山人,传统的花鸟画都有块大石头,徐青藤、吴昌硕、齐白石、潘天寿等大家作品中都有,这几乎成了一种定式。有石头,易构图,画面美,但何水法感到再这样画下去,已难有突破,于是,经过痛苦的抉择,他搬掉石头,以全景式构图来弥补搬掉石头后的损失。在形式上,传统中国画讲求“留白”,讲究透气,但何水法笔下的花卉密密麻麻布满整个画面。这种画法一开始受到一些非议,说他的作品画得太满。“其实满有什么不好?这是一种形式,好与不好不在于满与疏,关键是要有神韵。”何水法坚持了自己的变法。他坦露:“其实,这种构图的灵感来自于中国传统山水画——层峦叠嶂,只不过我把那些原本画面中的山石都换成了生机勃勃的花卉,变成了花的海洋。”现在,这种创新受到了业内高度的评价,而市场,也以它令人信服的接受度给予了肯定的回应。

    思想何水法

    跟何水法聊天,不时能从他嘴里听到“思想”这个词。

    他说:“一个大画家首先要是思想家,先走一步就是思想。”

    他说:“绘画一定要有思想。有思想才能变,才能创新。没有思想,亦步亦趋只是模仿是不会有大的成就的。当然还要有胆略。”

    他说:“笔趣也有思想性在里面,不动脑筋地描是没有笔趣没有思想的。有思想的作品才有生命力。”

    确实,变法的基础是思想,变法的何水法首先是一个思想者。

    何水法是从工笔走向大写意的。程十发先生曾评价:“何水法能工能写,工的极工,写的极放,这样工写都好的,在国内非常少见。”观何水法工笔画代表作《藕花多处浴鸳鸯》,清新脱俗,格调高致,十分难得。

    何水法的思想是开放的。观何水法的重彩花卉,用色大胆,有颇重的西画味道。对此,他坦言,自己吸收了西方人用色的理念,但笔墨是中国的,用传统的中国画颜料创作,而不是用丙烯,水粉等,使他的绘画兼具了中西方艺术所长,形成了非常独特的个性和面貌,也赋予了中国画新的活力,“这叫学活,而不是死搬硬套,一味照搬。”

    何水法的思想是进步的,他不但关注着艺术,也以火热情怀关注着社会。作为全国政协委员,何水法积极参政议政,在2009年初的全国两会上,他一口气提了五个提案:一是提出青少年美育教育刻不容缓;二是呼吁馆藏场所不该‘怕虎关山’,应开放国宝真迹,让每个国民领略中国艺术珍宝;三是弘扬民族传统文化,提高民族素质,传统文化教育熏陶要从娃娃抓起;四是提出奥运会要加强文化效应,要借奥运文化热来加强民族文化的宣传;五是大力发展中国艺术市场。

    性情何水法

    何水法是个真性情的人,他喜怒形于式,敢说敢做,脾气率真,拥有祖籍绍兴人的聪慧和灵气,又有北方人的彪悍外形和豪爽性格。

    真性情的何水法说自己是个护花使者,也是个大“花痴”。郑板桥不可一日无竹,而他则是一刻也离不开花。他为花哭为花笑,“日间画来夜里思”。说起花来,他可以一口气说上几个小时。

    在何水法看来,花是有精神和情怀的,他去看花,就好比去看老朋友,时不时地跑去,带着很深的感情。也因此,老朋友的每个变化都会让他牵挂;也因此,杭城的每一处花草地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;也因此,他心中形成了一本完整的杭城花木图,杭城哪个角落有几棵树、几株花,他一清二楚。

    玉泉有棵百年紫藤,他经常去看它,每每都有收获。有一天他从报上获悉,紫藤被人砍掉了,他心痛不已,捧着那张报纸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 他听人说,紫阳山上有棵油麻藤很好看,他连忙跑去找,第一次没找到,第二次再去。找到后,他开心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 何水法为画好牡丹,无数次到杭州花圃和花港观鱼等地观察,写生稿堆起厚厚一摞。他还11次跑到“牡丹之乡”山东菏泽去看牡丹。

    何水法认为,生活积淀很重要,创作灵感就来自于生活。画家只有从生活当中来,才能有生活的感受,有时代的气息,加上传统底蕴和创新意识,才能创作出反映这个时代的好作品。山水画家胸中要有丘壑,花鸟画家也要有。只有爱花爱草,才能爱生活爱生命,也才有爱心。爱心,是一个人真情的自然流露。

    何水法,他的为人,因他热爱生活充满爱心的真性情而显得可爱;他的事业,因他锲而不舍不断创新的精神而成就斐然;他的作品,因其狂放鲜明雅俗共赏的风格而受人们欢迎。“大爱无限”,是他赈灾的心愿,也是画家个人品格的最好写照。

    何水法,以他的人文情怀,抒写着人生不断升华的画卷。

————绍兴市在沪企业联合会    沪ICP备05064286号————
The Shaoxing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
地址:上海市成都北路333号招商局广场东楼1005室
Rm 1005,No.333,Cheng Du Road(N) East Block Merchants Plaza,Shanghai
电话:021-31269545 传真:021-52980338 E-mail:sccs001@126.com 邮政编码:200041